共走小康路 深圳先后对口帮扶109个县(区)

【经济特区40年@治理现代化】

如何补齐短板?近年来,深圳将80%以上资金用于民生项目。2017年以来,通过开展“传帮带”工程,与对口地区326所学校结对帮扶,帮助培训当地校长、教师1.4万名,派出支教老师638人次;通过实施组团式帮扶、硬件援建、网络远程诊疗等方式,与对口地区140所医院结对帮扶;派出医生853人次,因地制宜开展长中短期相结合的医务专家对口支援,提升对口地区医疗卫生水平;根据对口地区需求,结合深圳所能,打造了一批重点住房保障项目。

连平县光大种植合作社理事长、当地致富带头人谢明光对深圳的帮扶十分感激:“帮扶干部不但带来资金‘输血’,提供化肥、农药、农技,还通过产业帮扶增强‘造血’功能。”

在广西都安瑶族自治县、大化瑶族自治县,深圳宝安区通过对口扶贫协作,为当地建起了一座座“爱心水柜”,解决了10万余人饮水问题,一栋栋新建的安置小区,让深度贫困屯危房户有了新家。通过一系列看得见、摸得着的惠民工程,当地贫困户的生存、居住环境得以持续改善,贫困地区居民获得了实实在在的民生保障。据了解,目前宝安区已安排粤桂扶贫协作资金1.96亿元,重点帮扶解决当地基础教育、稳固住房、生活饮水问题。

当天,9月交割的白银期货价格下跌15.6美元,收于每盎司22.988美元,跌幅为0.67%;10月交割的白金期货价格上涨6.4美元,收于每盎司963.8美元,涨幅为0.67%。

对于“上有老、下有小”,出门打工有心无力的贫困户,深圳着重帮助其在“家门口”就业,在对口地区建设扶贫产业园区、扶贫车间、扶贫工作坊等,引入企业生产、包装环节,采取发展产业的方式,鼓励不愿或不能外出务工的贫困人口就近就业。目前,深圳已累计在对口地区建设273个扶贫车间和扶贫工作坊,帮助贫困人口就业5000余人。

“粤桂扶贫协作下的是一盘加强区域合作、优化产业布局、拓展对内对外开放空间的大棋。”龙岗区对口扶贫干部、靖西市副市长巫伟航说,东西部携手共进,深圳改革开放的先进理念、经验、技术和资金资源,与靖西沿边区位、空间、成本资源形成优势互补,通过推动产业发展,将增强靖西的“造血”功能。

在广东省河源市连平县,围绕鹰嘴蜜桃,催生出了生鲜、食品加工、农业旅游等产业,实现了以农兴农,富民兴乡;在新疆喀什地区,喀什市人民医院新生儿科在深圳市妇幼保健院对口援助下,已具备了救治早产儿的条件……一批批产业项目、一项项民生保障,在深圳对口帮扶合作下逐步得到落实。

“多年来,深圳始终坚持将对口帮扶作为义不容辞的政治责任和分内之事,充分展现深圳经济特区的实干精神,通过加强组织领导、完善体制机制、抓好顶层设计,全力推进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形成了全市上下一条心抓对口帮扶的局面。”深圳市扶贫协作和合作交流办公室党组书记、主任刘卫翔说。

为了让贫困劳动力能在深圳找到合适岗位,深圳通过建立劳务精准对接机制,开发建设“贫困劳动力信息管理服务系统”,实现贫困劳动力从帮扶入库、稳岗就业、离深返乡全过程闭环式管理。2017年以来,共举办专场招聘会、企业见面会、远程招聘等活动134场,累计提供10万余个就业岗位,吸收到深圳就业3.2万人次。

多年来,深圳基于自身经济发展经验,将产业模式不断向援助地输出,促进生产要素优化配置,通过搭设合作平台、狠抓产业扶贫、做好消费扶贫,通过精准施策、精细化管理,为对口地区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和打赢脱贫攻坚战提供了重要支撑。

“在对口帮扶中,资金与物资援助并非最终良策。”刘卫翔说,只有帮助贫困地区提升发展动能,建立长久可持续发展机制,实现自我“造血”功能才是“脱贫不返贫”的核心关键。

“不论是人才还是资金、物资,受援地缺什么,深圳就支持什么。”刘卫翔说,针对贫困地区人力资源短缺,优秀人才不愿来、留不住等突出问题,深圳通过加强干部人才支援,把东部地区的先进理念、技术、经验等传播到对口地区。2017年以来,深圳累计派出党政干部1026人次;开展组团式支教、支医、支农等,组织到对口地区开展服务活动累计2000余人次,接收对口地区来深圳培训交流9000余人次。

在广西百色靖西市,深圳龙岗区依托当地口岸门户和边境通道优势,在对口帮扶的靖西市以“前岸后厂”模式,自2017年起着手推动建设粤桂扶贫协作(边境)产业园,形成了“一园三区”口岸经济格局,推动产业扶贫固边。其中,在位于龙邦口岸的深圳龙岗―百色靖西跨境合作产业园,由龙岗区派出产业投资服务集团有限公司与广西万生隆投资公司合作开展园区产业导入和运营服务,首家入驻企业佰盛食品即将投产,园区建成后可撬动投资20亿元以上,将直接为18个边境贫困村集体经济年增收2万元以上,解决就业岗位1万个以上。

为保障扶贫资金投入,深圳通过出台《对口支援专项资金管理办法》,建立了从预算、拨付、使用、监督、绩效评价等实施帮扶资金全链条管理,确保帮扶资金足额保障、安全使用。据统计,对比“十二五”时期,深圳2016年至今的财政投入由95.5亿元增至249.6亿元,累计投入418.73亿元。

刘卫翔表示,深圳成立9个督战小组,全力攻克贫中之贫、坚中之坚,集中力量攻克剩余脱贫任务,全面聚焦未摘帽的6个贫困县和46个贫困村进行挂牌督战,对“两不愁三保障”、帮扶项目进度、劳务协作、消费扶贫、产业扶贫等措施指标进行跟踪监测,督促减贫工作和项目落实,确保9.3万名贫困人口如期脱贫。(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杨阳腾)

通过整合深圳产业优势和对口地区的劳动力与土地要素优势,一个个产业合作园区正在大江南北生根发芽,成为拉动区域经济发展的重要平台。近年来,深圳通过引入深圳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深圳市特区建设发展集团有限公司等专业园区建设企业,与对口地区合作共建16个异地产业园区,通过实行“总部+基地”“研发+生产”模式,建立起了产业链跨区域布局的产业分工协作体系。

“在脱贫攻坚的路上,来自社会的力量不可忽视。”刘卫翔说,多年来,深圳市委、市政府推进脱贫攻坚的同时,非常注重引导、撬动爱心企业、社会组织和社会个体的力量,着力在对口地区需求和慈善资源匹配上下功夫,加大宣传力度,为社会参与创造良好氛围和条件。今年企业遇到不少困难,但深圳“广东省扶贫济困日”活动捐赠资金仍达到15.67亿元,同比增长27%。

1990年,在深圳经济特区建立的第10个年头,深圳首次结对帮扶梅州,拉开了特区帮扶山区老区的序幕。1990年至2012年间,深圳完成对广东梅州、清远、茂名、韶关、肇庆,新疆哈密,贵州黔东南,四川阿坝、汶川,湖北巴东、红安,重庆万州,江西井冈山,湖南韶山,陕西延安,甘肃环县,安徽霍山,青海玉树,宁夏固原等市县地区的帮扶工作。

深圳对口帮扶包括对口支援、东西部扶贫协作和广东省内全面对口帮扶三大领域,先后与全国17个省(自治区、直辖市)109个县(区)开展帮扶合作。统计显示,截至今年7月份,深圳对口帮扶地区共有建档立卡贫困人口204.01万,已帮助194.36万贫困人口实现脱贫,脱贫率约95%;累计投入财政资金418.73亿元,今年40.12亿元;累计社会帮扶资金超过760亿元,今年已募集超过20亿元;累计派出党政干部人才8048人次,现在还有654名干部奋战在扶贫工作一线。

数据显示,通过政府搭台、企业主导,立足资源禀赋和产业基础,深圳累计推进深巴大健康产业园区、喀什深圳产业园、深圳(哈尔滨)产业园等共建省级产业园12个,引导深圳产业按照市场规律向对口帮扶地区拓展。

把资源“引进去”的同时,还需要深度挖掘对口地区的本土特色,培育壮大当地产业。鹰嘴蜜桃是广东河源连平县的名特优新农产品,也是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近年来,在深圳南山区的帮扶下,连平县围绕鹰嘴蜜桃,延伸产业链条,实现了以农兴农,富民兴乡。连平县委常委、深圳市南山区驻连平前方指挥部总指挥莫剑波说,目前,连平县共有鹰嘴蜜桃种植户约6000户,种植面积6万亩左右,年总产量达4.5万吨,产值达4.2亿元。

精准施策提升发展动能

目前,深圳已形成了“1+1+5”整体推动的矩阵式工作架构,两个“1”指深圳市对口支援工作领导小组、深圳市扶贫协作和合作交流办公室,统筹领导全市对口帮扶工作,负责全市对口帮扶统筹协调工作,推动脱贫攻坚工作加快突破;“5”指5个前方机构:新疆、广东河源、广东汕尾3个前方指挥部和广西、西藏2个工作组,负责前方规划实施、项目落实、沟通协调等。

深圳目前对口帮扶的54个县(区),很多是老少边穷地区,从饮水到交通,从医疗到教育,每一个短板都是难啃的“硬骨头”。

解决了基本生活所需,如何增加就业是当务之急。深圳从贫困群众、市场两个方面发力,着眼“出得来”加强劳务输出服务,着眼“干得了”实施技能提升工作,着眼“就近干”开展载体建设,力争实现就业一人、脱贫一户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