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5月13日电 外媒报道,45岁的贝克汉姆近日外出时被媒体拍到,最近剪短了头发的他,发量很少。不少人调侃,昔日的“万人迷”,现在快要秃头了。

在外媒拍摄的照片中可以看到,贝克汉姆身着红色上衣,依旧保持着良好的身材。但头发确实肉眼可见的稀少。实际上,此前,在贝克汉姆个人微博发布的视频中,也能清晰地看到他的头皮。

疫情初期,专家组曾对湖北563名医生和1334名护士开展调查。结果表明,分别有54%、61%、43%和77%的一线医护人员存在轻度以上焦虑、抑郁、失眠和应激反应等症状。

职业生涯晚期,贝克汉姆一度转投美国职业大联盟,帮助洛杉矶银河队实现两连冠后,他选择退役。身在娱乐产业发达的洛杉矶,贝克汉姆的赛场外生活也丰富多彩,然而没变的是,他一直保持着很好的外在形象。

1998年世界杯小组赛,首次代表英格兰国家队在世界杯首发出场的贝克汉姆,打入了一粒经典的弧线任意球。彼时,“贝氏弧线”的名字还没有诞生。

刘忠纯认为,心理问题的解决,更需要社会参与。比如,尽快恢复正常生活秩序,给予心理创伤者一些鼓励,帮助其解决现实问题等,重建其安全感。

刘忠纯认为,清明节前后是心理问题暴发的高峰期。要鼓励情绪发泄,祭奠、哀悼等仪式有助于疏导压抑的情感。

刘忠纯指出,尽管现在疫情得控,医护压力有所缓解,但是前期经历或给一些医护带来职业耗竭问题,甚至可能出现PTSD,PTSD处理是一个相对长期的过程。

贝克汉姆的“一球成名”:1996年8月17日,小贝在英超生涯菜鸟赛季曼联对阵温布尔登的比赛中,从中场附近一记60米开外的超远距离远射成功,技惊四座。而他阳光少年般的庆祝动作,也帮他走进了无数人的心中。

疫情发生后,国家卫健委、湖北省先后组建力量实施心理救援,并针对不同人群制定心理援助方案。

一名医务工作者的父母因感染相继在3天内去世,他怀疑是自己带回去的病毒,因此自责、焦虑、抑郁,甚至产生对职业的怀疑;

他提出,鼓励社区配备咨询师坐诊,构建社工、心理咨询师、精神科医生的多层级心理服务体系。具体而言,由基层工作者、社工发现心理问题,由心理咨询师进一步解决,心理咨询师解决不了的,再由精神科医生介入。

近期,专家组正针对重点人群实施心理干预,指导社区开展心理服务,并组织制定湖北省中长期心理援助工作方案。刘忠纯表示,这些还远远不够。

当前,以武汉为主战场的中国本土疫情传播基本阻断。刘忠纯近日在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表示,武汉抗疫曙光初现,但心理创伤修复任重道远,需要社会共同努力。

一些病患及其家属的心理创伤修复是重点,亦是难点,“对疾病的恐惧、对复发的担忧、怕被歧视和排挤,这些创伤的修复,不是一蹴而就的。尤其是逝者家属的哀伤反应,更应给予特殊关注”。

上世纪90年代,效力于曼联的贝克汉姆在其职业生涯初期就吸引了很多球迷的关注。人们除了对他的任意球技巧津津乐道之外,堪比娱乐明星的外貌也为赛场外增添了无数谈资。年轻的贝克汉姆头发浓密,一头中分随着他在赛场奔跑而飘扬。

人到中年面临“头秃”,原本算是略显普遍的现象,但贝克汉姆“头秃”却让很多人唏嘘不已,毕竟对于很多球迷来说,和贝克汉姆的球技同样出名的是他迷人的外表。

“领导觉得我们很能干,群众觉得我们什么都搞得定,实际上我们并没有那么强大。”一名社区干部的哭诉,让刘忠纯感触良多。他指出,在缺乏专业防疫物资和防护知识情况下,基层工作者长驻抗疫一线高强度运转,承受的恐惧、焦虑、委屈等可想而知。

特特伊(右):热刺变得消极了

不容忽视的,还有社区工作者、民警、志愿者、殡仪馆工作人员等基层工作者的“心病”。

作为湖北省政协委员,他建议,政府要统筹安排和规划,把医院、高校、红十字会、咨询师协会等心理救援资源摸底整合,通过培训提升服务能力,尤其是针对难度较高的哀伤反应、PTSD的处理,形成一支稳定的心理救援力量。

退役后的贝克汉姆依然活跃在人们的视野当中,虽然年纪渐长,但帅气的形象一直没变。所以这一次被媒体拍到“头秃”,不少人直呼“挺秃然的”,网友们也纷纷调侃了起来。

2003年,贝克汉姆转投西甲豪门皇家马德里,赛场得意的同时,他在球场外的人气也持续飙升。一头中长的金发,比赛时在后脑扎成一个揪,这时候的贝克汉姆依旧是“发量富翁”。

一名40岁左右男子达到出院标准,但是担心复发拒绝出院……

一名30多岁的女子反复诉说丈夫感染及去世经过,一说一个多小时,停不下来;

“现在他们所做的,只是和对手耗着,如果你能打出像我们那样的内容,(面对热刺)你就能创造出进球机会来。”

谈起接诊案例,此次担任国家卫健委疾控局心理援助服务专家组组长、湖北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心理危机干预专家组组长的刘忠纯总免不了心痛。

他呼吁,民众要提升心理问题识别能力和求助意识,“面对消极不良反应,察觉到,接受它,主动处理”。(完)

或许现在为自己发量担心的“秃头”少男少女们可以略略有些心理安慰了,帅如贝克汉姆,也逃脱不了“秃头”的命运啊!(完)

“前期忙于应付疫情,没时间考虑那么多,现在松弛下来,有更多时间关注自身,各种心理问题将逐渐显露。”刘忠纯说,尤其是病患、逝者家属、医护人员、基层工作者等特殊人群,更容易出现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是未来三至五年工作的重点。